倾沙

做一个懂世故而不世故的人

举报一次真的觉得不解气,简直想把写出这种恶心东西还冠以老王名义的人脑浆都给他挖出来。
你个人爱好自己私下想想无所谓,那是你的兴趣。但是你TM一定要加上老王的名字,问问你自己的良心,崩不崩你自己不知道吗?
看过全职吗你?
.打上预警人们都活该被你的恶心东西辣眼睛?
知道太天雷滚滚ooc严重还发?
你脑子里怕不是全是米田共吧

几把辣眼睛,cnm,听到没,cnm!
写成那个逼样,ooc简直到崩飞起,你自己有脸发出来?别人为啥挂你还没点b数吗???
您脸怕是比天大哦?
打上原创tag都嫌恶心,还来祸祸老王?
文字是一个人内心的映射,光看你的文,就知道人品绝对不怎样。
恶心死了。

黑暗料理的小情歌

小黑来到这个世界刚有了意识,就被一只手丢到了垃圾桶里。

啊,原来我是被扔掉了。

它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焦又黑,身上裂纹遍布。明明是块饼干,却活得像一坨翔。

真难看,所以被抛弃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小黑毕竟是一块饼干,即使长相极其糟糕,但至少它是熟的,还能吃。

小狗闻到了饼干的味道,从垃圾桶里翻出来它。却在看到小黑的长相后,嫌弃的摇摇尾巴,转身走了。

它躺在垃圾桶旁边的草丛里,想着,以后这里就是它的家了。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新来的,你是米田共族的?好巧,我也是。”

小黑循声望过去,在一株长得很繁茂的草下面看到了声音的主人,还真就是一坨翔。

小黑觉得很委屈,被主人丢掉也没这么委屈过。即使它长再难看,也是个饼干啊,怎么能把它和翔相提并论呢?

越想越委屈,它就有点不想理这个人,啊,不,是这坨翔。

然而这坨翔却完全没有发觉,仍然喋喋不休,“我叫米田共,你呢?”

小黑刚开始还不想理他,捂着耳朵,拒绝听他讲话。可是这坨翔的音调特别大,遮都遮不住。

它只能默默地听着这坨翔话痨,从“我叫米田共,你呢?”

到“我在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和我一族的,你说,和我们同族的人都去哪了呢?”

或者是“你是从哪来的?不对,你看我都高兴傻了,咱们肯定都是从垃圾桶里被那条可恶的馋狗给扒出来的。”

到后来的“你是刚来的不知道吧,我在这里已经混有两个月了,年龄算是这里最大的!他们都问我喊老大呢!但是你不用怕,看在同族的份上,我罩着你!”

小黑渐渐觉得,这坨翔好像也没那么可恶了,虽然这个所谓的“米田共”还是认为它是翔,可是似乎也可以理解。毕竟自己的长相,能认出来是饼干才诡异呢。

这么看来,对新来这里的自己这么热情的米田共先生,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后来米田共因为小黑一直没有理他,长期的自说自话感到索然无味而停了下来,它问小黑:“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啊?是不会说话?”

“没有没有,我只是不太会和人讲话。”小黑笑着说:“米田共先生,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请多多指教啦。”

这声“米田共先生”一下就戳到了米田共心里,看着小黑笑的眼睛弯弯的样子,米田共心说真是可爱的后辈啊,就是太小白了,绝对会被拐走的。算了,以后它就累一点,罩着小黑吧。

小白没什么,反正,有它呢。

于是小黑就在草丛中安身了,清晨草叶上的露珠润湿了它的身体,由正午的阳光烘干,晚上和米田共先生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谈理想。

小黑和米田共在一起生活的日子长了,听米田共讲脏话骂那只流浪狗,看米田共骂骂咧咧训人训小弟。

它觉得米田共先生真是特别纯粹特别清新特别不做作,不像别的人讲话文绉绉的假斯文,连骂起脏话也别有一番气度。

虽然它也想像米田共先生一样毫不在意的撇出大段脏话,但是就是没办法顺顺利利的说出来,于是它就更佩服米田共先生了。

小黑把这个想法和邻居易拉罐说了,易拉罐看它一眼之后痛心疾首:

“那坨翔对你做什么了?!你看你原来多单纯多可爱的人自从和它做了邻居连三观都歪了!”

小黑不高兴了,易拉罐怎么能说米田共先生是翔呢?人家明明是米田共族的!

后来它就再也没找易拉罐说过话,易拉罐倒是经常会劝它别和米田共在一起混,小黑就更不愿意和易拉罐说话了。

米田共对于易拉罐的态度并不关心,对它来说,这还不如晚上和小黑看星星重要。

它俩在一起,就比什么都重要。

一晃眼一个月过去,盛夏来了。

小黑毕竟是个饼干,再黑暗料理也抵不过风吹日晒,渐渐的,身体坚持不住,要散架了。

不过这些它没有和米田共说过,米田共先生知道了也不会有用,只能白白担心,还不如不说呢。

还是很遗憾啊,以后,就不能和米田共先生做邻居了。

米田共看着小黑一天天虚弱下去,说话有气无力,身子也不断缩小。问小黑小黑也不说,也只能假装淡定,应该没什么事的,应该……

在一个死撑着不说,一个暗暗担心却不表露的状况,这片土地迎来了盛夏的第一场雨。

倾盆大雨。

雨花拍在地面上的画面很好看,雨水敲打草叶的声音也很好看,雨后的空气带着西瓜味很好闻。雨水冲刷着一切,清洗着一切。

包括某个被流浪狗扒出来的失败品。

急骤的雨声中好像有细小的声音传过来。

“其实我是个饼干”

“我不是米田共先生一族的”

“我……很想继续和米田共先生看星星看月亮”

“米田共先生即使是骂脏话的时候,我也特别喜欢”

“我喜”

大雨依旧。

雨后的天空看起来格外清晰,连星星都好像亮了几分。

看星星看月亮的,只剩下一个米田共。

后来的后来,米田共也不在了。

小黑的心意,有没有传达到呢?

应该传达到了吧,不然,为什么那天大雨后的夜空,隔着遥远银河的星星听见了一句话。

“我也是。”

end

附上小黑的来源,没错我就是来报复社会的(:з」∠)_

老王生日快乐!!!你快乐我快乐大家都快乐!(不你在说什么
总之你知道啦,你快乐我们所有眼粉都为你快乐!还会很喜欢很喜欢你哦!
以后请继续加油,也继续忍耐我不断的黑你和日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记一个脑洞,周王的。
老王去了魔都找小周,两人一块出去玩。一天下来老王不是很累吗,然后靠着座位睡着了,小周就悄咪咪的一点一点小心翼翼把自己的肩膀移过去,给老王靠着。
岁月静好。

唉,喜欢大眼真是……既想宠他还想日他,又想吹他又想黑他。

啊啊啊啊啊啊老王你看这群太太!一个个写出这么好的你撩我却不把你嫁给我!!!

抱枕诚可贵,
绘板价更高,
若为老王故,
两者皆可抛

我王快生日了怎么办……
怎么庆贺啊……难道真要让我这个咸鱼榨点汁出来……
犯愁,头疼。
生无可恋.jpg

百鬼夜行???
还是灯花夜吧(:з」∠)_

就看了那个职业选手身高表嘛,然后陶轩和夏仲天同时标着嘉世的名字在上下表格里。
忽然觉得这两个配对也不错,故事就大概是因为受你的吸引之后与你同行,为同一个理想奋斗你却渐行渐远,彻底离开之后我继续走你没走完的路。
陶×夏应该就是这种路数,标准的狗血be。)
但是夏×陶的话……感觉可以开好多车呢。时间定到卖了嘉世之后,夏仲天连夜赶去对陶轩这样那样的……
不过以夏仲天在原著中被老叶逗得炸毛来看,估计是个受啊。